学会动态
当前位置
是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还是垃圾逼疯全人类?
来源: | 作者:毕齐 | 发布时间: 2019-07-30 | 745 次浏览 | 分享到:

近期,上海开始垃圾分类处理引发了热议。让我感到有些不解的是,这是一个早就该实施的利国利民的大事,居然出现了诸如“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的话题,同时也让我想起了20年前我在德国进修时看到的当时当地垃圾处理情况。

我当时所在的城市是杜塞尔多夫,尽管这座城市是德国传统工业区鲁尔地区的首府,但就知名度而言,远不及距离40公里之外的科隆,因为那里有著名的、在二战毁灭性战火中幸存的科隆大教堂。

当时我住在杜塞尔多夫大学医院的客房部,住客都是来自世界各地医生和研究人员。住房每人一间,厨房三人共用。住房内的生活垃圾不必说必须自己处理,厨余垃圾每人用过厨房后也必须用不同颜色的垃圾袋分类严格处理好,因此无论轮转了多少位住客,厨房、炊具、餐具等均保持的非常清洁整齐。

在德国很少看到一次性用品或用具。超市的大妈都使用布袋或菜篮子,很少用塑料袋。大学餐厅均为不锈钢制的餐具,没有一次性用具。用餐后很少有人剩饭(如果有也没有国内那样的泔水桶可以倒剩饭);用过餐巾纸和酸奶盒需要投入到不同的垃圾箱内以便分类回收,不锈钢的餐具则有专门传送带送到后厨清洗消毒,以便重复使用。总之生活用具都必须用可回收的材料制作,以防止产生不可处理的垃圾。

当时我是第一次看到一次性使用的擦手纸,重要的是用过的擦手纸需要投入专门的回收箱内,而这个回收箱是不能投入其他垃圾的,以保证废纸回收率。在德国没有“卖废纸”一说,经常看到德国老人自己拎着旧报纸杂志等,颤颤巍巍的送到社区里的回收站,在那里旧报纸等被捆绑及码放的整整齐齐。

社区内垃圾回收站,对垃圾分类处理到了极为细化的程度。例如丢弃玻璃瓶,你会面对一排各种颜色、一人多高的铁桶,你需要根据你手里的玻璃瓶颜色,投入到相应颜色的铁桶中。同时还规定的投放的时间,因为摔碎的玻璃瓶会产生噪声扰民。

丢弃的家具和电器有规定的时间回收。在回收日前,各种家具及电器均摆放的各家门口。路人如果看中,可以免费“捡走”,路人得到了免费的二手家具或电气等,主人则免除了垃圾处理费。

我曾经进入过一个学生公寓,住房是每个学生一间(因此申请学生公寓需要等很长时间),厨房则是很多人共用。我在厨房里惊讶的看到各式各样的冰箱,有个学生很得意的告诉我,这些都是别人家门口“捡来”的。更为奇特的是,在本来没有锁的冰箱门上,学生们各显其能,加装了同样是各式各样的锁!看来年轻人住在一起,“错”拿别人的冰箱美食也是有可能的。

大学实验室里的试验用品却很多都是一次性的,实验中产生的“专业垃圾”,都有明文规定严格分类处理。在德国采血及静脉输液都是由医生执行的,相关的医用垃圾处理更是有很多细致的规定分类处理。

回忆了这些事,不是想说明国外的月亮更圆,但是我们在垃圾处理方面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垃圾对人类的包围一点不亚于沙漠化的蔓延,我们已经启动晚了,应该有更多的紧迫感。如果大家都对垃圾分类的启动有更多的认同,并在具体问题上积极适应和改进,相信我们的家园将会更加清洁宜居。

如果我们通过垃圾分类能提高公众对环境保护的意识,并借此不断改善环境造福后代,其意义要远远大于执行垃圾分类本身。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必须做好垃圾分类是每个公民的义务和责任,因为我们如果不这样做,不是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而是垃圾会逼疯整个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