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动态
当前位置
神经感染与免疫论坛顺利召开!
来源: | 作者: 刘磊 | 发布时间: 2018-10-24 | 100 次浏览 | 分享到:
北京神经内科学会第三届学术年会暨京津冀神经病学高峰论坛(BNA2018)于2018年10月13-14日在中国科技会堂(北京)举行。以促进神经免疫及感染性疾病科研成果转化与推广、拓展神经感染及免疫领域学术交流、提高临床医师相关疾病诊疗水平为宗旨的2018年神经感染与神经免疫论坛于10月14日上午顺利召开。


学术交流开始之前,首先由德高望重的北京神经内科学会神经感染与免疫专委会顾问,北京医院神经内科许贤豪教授致开幕辞。

北京神经内科学会神经感染与免疫专委会顾问、北京医院神经内科许贤豪教授致辞


北京神经内科学会副会长兼神经感染与免疫专委会主委、北京同仁医院神经内科王佳伟教授对过去一年专委会工作进行总结。展望下一年工作,王佳伟教授鼓励各单位加强临床科研合作,并提议在京主任委员及副主任委员单位轮流按季度举办学术交流活动。

北京神经内科学会副会长兼神经感染与免疫专委会主委、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神经内科王佳伟教授


上半场“神经免疫学”交流时段,由北京神经内科学会神经感染与免疫专委会顾问、北京医院神经内科许贤豪教授与解放军总医院神经内科吴卫平教授共同主持。

北京医院神经内科许贤豪教授(右)与解放军总医院神经内科吴卫平教授(左)共同主持


首先由北京神经内科学会神经感染与免疫专委会常委、北京医院神经内科张华教授结合自身丰富临床经验,对多发性硬化(MS)的疾病修饰治疗(DMT)进行了深入浅出的讲解。


张教授指出MS缓解期治疗是控制疾病进展关键。MS临床发作只是“冰山一角”,缓解并不意味着疾病无进展。MS的治疗目标是减少复发和潜在疾病进展风险,缓解期治疗与此目的相契合。DMT是MS缓解期治疗的标准疗法,可以修正MS临床自然进程,主要针对MS免疫性细胞,可最大程度减少MS复发,延缓残疾进展。针对活动性复发-缓解型多发性硬化(RRMS)患者,应早期给予疾病修饰药物(DMDs)治疗。高风险临床孤立综合征患者也应采用DMDs治疗。张教授介绍,特立氟胺为DMT治疗提供新选择,可明显降低年复发率(国人降幅可达71.2%)及残疾累积。而继发感染(包括进行性多灶性白质脑病)及恶性肿瘤较安慰剂组无明显差异,同时不影响其他疫苗有效性。主要不良反应为轻度转氨酶升高、头痛及头发变薄等。

北京神经内科学会神经感染与免疫专委会常委、北京医院神经内科张华教授


北京神经内科学会神经感染与免疫专委会常委、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康复医院神经康复中心方伯言教授作为胶质纤维酸性蛋白(GFAP)抗体相关脑脊髓(膜)炎的共同发现者对该病的最新研究进展进行了详述。


GFAP抗体阳性患者约80%表现为脑膜/脑/脊髓受累,亦或三者同时受累。该抗体脑脊液检测特异性更高(94%),100% 患者GFAP-α抗体阳性。约半数病人增强MRI为脑室旁放射状强化,造影不符合血管炎表现。脊髓病灶表现为纵向广泛受累。约1/4病人合并肿瘤。合并AQP4抗体和NMDAR抗体患者比例不容忽视,尤其表现为脑炎者。目前认为GFAP抗体相关脑脊髓(膜)炎主要是CD8+T细胞介导的免疫炎性反应,而其对激素良好反应性不除外合并新型抗星形胶质细胞膜抗体。部分病人可能需要加用免疫抑制剂以减轻对激素依赖。目前本病患者脑活检神经病理报道尚不一致。


方教授指出未来对人源性GFAP抗体的基础研究将集中于:(1)不同亚型GFAP抗体在人种之间差别;(2)特异性TCR-T细胞制备;(3)T细胞与其他炎症细胞、炎症因子的关系。

北京神经内科学会神经感染与免疫专委会常委、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康复医院神经康复中心方伯言教授


北京神经内科学会副会长兼神经感染与免疫专委会主委、北京同仁医院神经内科王佳伟教授对神经免疫与感染性疾病最新热点进行了梳理,得到与会专家的广泛共鸣。涉及免疫系统“分子刹车”理论、免疫炎症与卒中、自身免疫性脑炎与精神障碍、经典抗体介导的自身免疫性脑炎、抗体叠加现象、自身免疫性胶质细胞病、自身免疫性小脑炎、宏基因组测序协助发现新型神经系统病原体如伪狂犬病毒感染以及宏基因组测序目前存在的问题。

北京神经内科学会副会长兼神经感染与免疫专委会常委、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神经内科王佳伟教授


下半场“神经感染及脑脊液细胞学”交流时段,由北京神经内科学会副会长兼神经感染与免疫专委会主委、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神经内科王佳伟教授与北京神经内科学会神经感染与免疫专委会副主委、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神经内科董会卿教授共同主持。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神经内科王佳伟教授(右)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神经内科董会卿教授(左)共同主持


北京神经内科学会神经感染与免疫专委会常委、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神经内科卜晖教授结合本单位经验及最新研究成果,介绍了脑膜癌病的新进展。由于本病可累及脑部、视神经及脊髓,故临床表现多样包括可合并静脉窦血栓。目前主要通过脑脊液细胞学、影像学、脑脊液活检(即宏基因组测序检测循环肿瘤DNA)协助诊断。治疗主要通过甲氨喋呤鞘内注射以及应用肿瘤靶向药物,其中靶向治疗依赖于循环肿瘤DNA分子分型。同时,卜教授还指出中西医综合治疗与心理干预对延长患者生存期非常重要。与癌共舞,带瘤生存是医患共同努力的的方向。

北京神经内科学会神经感染与免疫专委会常委、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神经内科卜晖教授


北京神经内科学会神经感染与免疫专委会副主委、北京协和医院神经内科关鸿志教授对我国自身免疫性脑炎专家共识进行了进一步解读。结合北京协和医院220例抗NMDAR脑炎病例组的研究结果,进一步提出本脑炎表型分类,包括副肿瘤性、非副肿瘤性、单疱病毒感染后、NMDAR脑炎Plus(合并MOG及AQP4抗体者)等。


同时还分享了吗替麦考酚酯在治疗抗LGI1脑炎当中的经验。关教授强调,脑炎诊断的起点在于临床调查,经验性诊断包括脑炎综合征及脑脊液细胞学,而确诊依靠抗神经抗体检测及微生物鉴定,展望脑炎诊疗必将走上专业化及精准医学之路。

北京神经内科学会神经感染与免疫专委会副主委、北京协和医院神经内科关鸿志教授


北京神经内科学会神经感染与免疫专委会常委、解放军总医院张家堂教授以“颅内曲霉菌感染-不再无敌”为题,结合本单位6个颅内曲霉菌感染病例的诊疗经过对伏立康唑单药长疗程方案进行了详细解析。6例病例中3例病理确诊、3例临床确诊。3例有鼻腔手术及操作史、1例有口腔科操作史。4例病例与鼻旁窦相邻、1例累及脑干及小脑、1例累及一侧小脑半球。6例经伏立康唑单药长疗程治疗后均临床“痊愈”。张教授同时提出伏立康唑治疗的最终合理疗程以及停药后是否复发等关键问题供与会专家讨论。

北京神经内科学会神经感染与免疫专委会常委、解放军总医院神经内科张家堂教授

通过本次论坛,广大神经免疫及感染专业医师齐聚一堂,分享最新的学术成果,促进临床科研经验交流。与会者纷纷表示受益非浅,期待明年再相会。